首页 > 资讯

滴滴否认与美团合并,资本故事仍在继续

2020-07-28 10:10:51时代周报 ·

商业新资讯 就在灵兽网 www.lingshouke.cn

  今年是刘师傅在滴滴做全职司机的第4年,从2016年入行到现在,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滴滴的变化。

  “今年有点难,因为疫情原因,年初的时候连续几周每天利润只有100元左右,在疫情之前,一天最少也能赚到600多元。现在虽然单量基本恢复到正常状态,但滴滴这边给到司机的补贴部分,从去年7月开始减少后,现在基本没有了。”

  “其他平台有时候我也会接单,但现在来看,滴滴单量还是最大。”7月24日,刘师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事实上,8岁的滴滴,站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近期关于滴滴上市以及合并的消息被盛传。7月21日,《财新》援引接近滴滴高层人士消息称,滴滴正在筹备港股上市,但具体的方案尚在推进当中。报道还称,目前滴滴资金状况仍然充沛,账面现金超过500亿元,但投资人方面有退出诉求。

  7月22日,滴滴相关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IPO不是滴滴当前最优先的事项,公司目前暂无相关计划。”

  对于“滴滴将与美团合并”的消息,该人士表示,滴滴对美团收购的事早已辟谣。

  根据易观千帆今年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中国网约车市场乘客端活跃用户规模为10081.6万,其中,滴滴出行凭借9252.9万用户规模,位列网约车行业之首。

  此前,滴滴出行通过全员信,明确了“0188”计划战略目标。该目标指出,滴滴出行将在未来3年内实现0重大安全事故、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月活跃用户数)超8亿。

  “目前来看两种可能性都有。”7月25日,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滴滴管理层或许不愿被美团收编,但滴滴的投资人应该不在乎通过哪种方式退出,所以不排除推动滴滴与美团合并。

  “最终到底是合并还是IPO,主要取决于滴滴团队与投资人之间的角力,以及滴滴的盈利预期。如果预期好,投资人其实也会愿意IPO。”况玉清表示。

  未来的可能性

  今年6月,有消息称,滴滴与美团就合并事宜的谈判已经到了非常深入的阶段。

  当日,滴滴出行在微博用“有人真敢编,有人真敢信”予以否认。近日,美团相关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表示,6月时对此事已予以否认。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位行业分析人士处了解到,从具体的业务层面来看,滴滴出行与美团点评围绕出行及生活服务方面,曾多次爆发激烈的阵地战。尤其在近几年美团先后布局网约车及单车业务,滴滴反向试水社区电商、跑腿等生活服务业务后,两者在业务范围上已经多次出现高度重合。

  5月,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报告:2020》显示,滴滴出行估值516亿美元(约合3651.73亿元人民币);按照7月27日,美团点评港股收盘时185.0港元/股的价格,其总市值近1.09万亿港元(约合9842.61亿元人民币)。

  况玉清分析称,目前滴滴出行的市值规模与美团差距较为明显,若两者合并,滴滴的管理层很可能会失去对滴滴的主导权。

  7月25日,宁人律师事务所金融与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马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滴滴在2018年就传出计划港股上市,但因两次顺风车事故而搁置下来。今年滴滴又到了投资者退出期限,要向投资者收购股权就需要大量的资金,再加上受上半年疫情影响,滴滴估值较低,此时介入滴滴美团投入的资本较少,所以美团方面应当想并购滴滴。

  关于IPO,况玉清表示,从市场形势来说,当前无论内地还是全球股指估值都较高,如果现在选择在科创板上市确实是个不错的时机,尤其赶上泡沫正盛的时候,估值甚至有可能追上美团。

  7月25日,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滴滴成功IPO,未来在财务层面必然面临着新的盈利压力,一些补贴政策肯定会减少或者取消。

  事实上,在几位专家看来,网约车尚且难以探索出稳定的盈利模式之际,滴滴在当下选择上市,可能很难达到预计的期望值。

  当下,滴滴需要给到资本市场更多“新故事”。

  核心业务已盈利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2年成立至今,滴滴在近8年间先后获得20轮融资,对外披露的累计融资金额已超200亿美元。

  去年2月,滴滴CEO程维曾公开表示,自2012年创立滴滴起,从未盈利,公司6年累计亏损达390亿元,仅2018年全年,滴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超全年亏损。

  两个月后,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在首度公开的“账本”中解释称:“受城市、订单距离、时间长短、拼车与否等因素影响,平台的抽成比例不固定,2018年第四季度的平均抽成率约为总流水的19%。抽成率高于25%和低于15%的订单各占20%。而该季度的支出占总流水的21%,主要用于返奖司机、运营、纳税、手续费等。其中2%的差额属于亏损。亏损是整个网约车的普遍现象。”

  况玉清表示,滴滴最大尴尬在于几乎占据市场90%的份额,却无法盈利,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线上出行领域,滴滴早就完成了跑马圈地阶段,接下来重心应该在运营优化、模式微调和周边生态渗透上。

  今年5月7日,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国内出行市场逐步恢复,滴滴在中国的客流量已达到疫情暴发之前60%―70%的水平,且在疫情前,滴滴的核心业务已经小幅盈利。

  尽管并未给出具体数据或盈利指标,但这是滴滴首次公开宣称具体业务盈利。

  从滴滴部分业务成长中也可见端倪。

  在今年3月,滴滴出行旗下的两轮车品牌青桔单车,获得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的超过10亿美元融资,从滴滴今年6月八周年庆上所公开的数据看,其两轮车在6月的日订单量已超过千万单,达到预设目标的1/4,电单车亦是业务部布局重点。

  5月29日,滴滴去年拆分出的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的超 5 亿美元融资。

  除了青桔单车与分拆出的自动驾驶公司,今年,滴滴还推出了独立网约车品牌花小猪、并且将拼车改为青菜拼车,以及发布了滴滴特快等一系列动作。

  7月24日,滴滴网约车平台执行总裁陈熙曾表示,滴滴希望通过网约车多品类的尝试,满足更多用户不同的出行需求。

  与此同时,针对网约车安全方面,滴滴也落实了多项安全政策。

  在马军看来,在出行方向,今后滴滴可能更倾向于集团公司管理各业务领域子公司的现象,集团倾向于战略布局,子公司则更注重业务发展。


说点什么... 共有条评论

热评 更多>>
  • 小米的未来十年,兴衰皆是供应链?

  • 美团、海底捞、美菜的2B战争,破局之道是什么?

  • 中国自有品牌到底该怎么做?

  • 拼多多驶入社区团购赛道,或将面临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