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圈

航空业损失超3千亿美元

2020-04-20 10:25:13新京报 · 王胜男 王真真

商业新资讯 就在灵兽网 www.lingshouke.cn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旅游和商务出行需求大幅下滑,全球航空业遭受严重冲击。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4月14日发布的预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航空业损失将达到3140亿美元。而3周前IATA预测的损失数字还是2520亿美元。随着损失进一步扩大,全球航空公司进一步缩减航线、裁员降薪,并采取了“客改货”、低价票等一系列措施进行自救,但在疫情持续蔓延和影响下,政府的介入和援助也显得越来越重要。

重创:停航、裁员、股份被抛售

4月16日,美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的美联航在官网发布员工信称,今年四月的前两周,美联航的乘客少于20万,去年同期这一数字超过600万,五月的客运量预计将不及去年五月的单日客运量,并且预计2020年剩余时间内以及明年的需求都将受到抑制。为了削减成本,美联航进一步调减运力,致航线网络下降90%。

美国第一大航司美国航空同样自3月16日就开始分阶段暂停国际航班,至少削减近八成运力,四月和五月美国航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飞行员和空乘人员自愿休假或退休。除了减少目前的航班,美国航空已经计划将夏季国际航班减少60%,并推迟今年计划的新航线。

达美航空和美国西南航空遭到了沃伦·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份抛售。据央视新闻报道,达美航空首席执行官埃德·巴斯蒂安表示,“达美航空每天‘烧掉’超过6000万美元,而且这种情况还看不到底。”达美航空4月份已经取消了11.5万架次、即至少80%的航班,预计接下来三个月的营收将骤降90%。

欧洲地区的航空业同样惨淡。法国财政部长称,法国航空每月亏损数十亿欧元。法航也对员工采取了“部分失业”措施;汉莎航空把国际国内的航班数量削减了90%,并宣布关闭旗下廉价航空德国之翼,取消年度股东分红。

在澳洲,澳洲航空、维珍航空已逐渐停飞国际航线。维珍航空在4月10日甚至已经停飞了国内航线,澳航裁掉了30000名员工中的大约20000名,维珍航空让其10000名员工中的8000名回家待业。

在非洲,据IATA预测,非洲航司至少已经产生了40亿美元的损失。

疫情期间客流大幅下滑,一些本身经营状况不乐观的航空公司承受的压力也就更大,甚至更快走向了破产,近年一直面临财务危机的英国廉价航空公司Flybe在3月已经宣布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与此同时,航司上游的飞机制造商们也面临着冲击。波音公司4月14日表示,3月份失去了原有的300多架喷气式客机的订单;空中客车4月8日也宣布正大幅削减旗下各条生产线产量,最畅销的A320系列窄体客机比疫情暴发前减产三分之一,A350系列和A330系列减产幅度达40%左右。据悉,这是空客迄今规模最大的一次产量调整。同时,飞机发动机制造商通用电气公司在3月底也宣布,旗下的飞机发动机业务部门将裁减约10%的美国员工以节约成本,该部门是通用电气规模最大、利润最高的部门。

疫情之下,为降低损失,停航、降薪以及裁员已经成为全球航司不得不面临的选择。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全球已经有超过60多家航司全线停飞;国际航协的数据显示,全球航空业将有超过2500万人面临失业。

自救:客改货、低价票、调整常旅客政策

对于航司来说,收入锐减的前提下,即使缩减航线,员工薪水、机场租金、基础设施以及飞机存放、折旧等大量固定成本也仍然需要支出。面对困境,航司们也纷纷采取各种措施进行自救。

基于客运需求降低,医疗物资、生活物资等运输需求提升,“客改货”成为各航司不约而同发力的方向。据民航资源网报道,美国航空在3月20日宣布使用777客机进行货运飞行后,4月10日又宣布新增7条客改货航线,运送医疗用品、电子商务包裹等。汉莎航空在将空客A330客机改装成货机后,4月9日又宣布计划从4月中旬开始恢复德国与中国之间的定期航班,以满足航空货运的需求,由改装过的客机执行;阿提哈德航空在本月也表示,在现有10条使用客机来进行货运的航线基础上,新增5条客改货航线。

“客改货”的行业趋势下,4月2日,波音甚至还表示,为支持当前航空公司运营和防疫物资运输,向航司发出了一份关于客机载货的指导性文件,涵盖腹舱载货、客舱载货、座椅上放置、主地板放置等方面。

为了维持用户黏性,疫情期间,美联航、美国航空、芬兰航空、法荷航等各大航司也都宣布调整常旅客计划政策,采取延长会籍时间、降低定级标准等优惠措施,维护旅客忠诚度。比如达美航空在4月17日表示达美尊爵会会员等级有效期延长一年,2021全年仍然可以享受与2020年同样的会员福利待遇。

在产品方面,除了鼓励旅客改签而不是退票之外,为了刺激出行,部分廉价航空还推出了低价预售产品,比如加拿大廉价航空Flair航空宣布推出价格为700美元的无限制旅行通行证,为期三个月,可以无限次搭乘该航司的国内航班;越南廉价航空约捷航空推出了一年内730美元无限次搭乘国内航班的套票产品。

对于失业员工,不少航司则鼓励他们转向疫情期间紧缺的工作岗位。据外媒报道,北欧航空、英国维珍航空、易捷航空等组织失业空乘去医疗机构协助抗疫;澳航CEO乔伊斯称澳大利亚最大连锁超市欢迎他们的航空雇员到超市工作。

“输血”:直接经济援助、贷款、税收减免等

自救之外,全球航司也在寻求来自政府等外界机构的“输血”。

4月14日,美国主要航司救助案终于基本落定,据外媒报道,美国财政部表示,包括美国航空、美联航、达美航空、西南航空在内的美国六大航司均已接受救助。美国航空预计获得41亿美元的工资救助和17亿美元的低息贷款,达美航空预计获得38亿美元工资救助和16亿美元低息贷款,美联航预计获得35亿工资救助和15亿美元低息贷款。在接受美国政府救助的同时,航司也需要满足相应的附带条件,比如9月30日前不得裁员或降薪,在10年内偿还30%以低息贷款形式提供的救助金,并向财政部发行相当于救助金10%的认股权证,并且维持每条航线每周至少要有一个航班等。

此外,汉莎航空、英国航空、法荷航以及廉价航空EasyJet等欧洲航司都曾表示正在寻求来自政府或银行等的经济援助。

据外媒报道,4月16日,法国财政部长表示,如果法国政府向陷入困境的航司提供国家支持,法国政府可能会呼吁银行为救助法荷航做出贡献,此前有知情人士称法荷航正与政府就约60亿欧元的国家贷款担保进行谈判。此外,据央视新闻报道,包括曼谷航空、泰国亚洲航空等在内的8家航司近日联名上书泰国财政部,请求政府对受疫情影响的航空公司实施救助措施;新西兰政府、澳大利亚政府等也宣布了对航空业的救助措施。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4月14日在最新的媒体简报中表示,如果航司减少一份工作,那么整个价值链中就会有24份工作消失,所以希望政府能继续将航司的生存作为优先事项。朱尼亚克还表示,在上周,比利时和瑞典政府采取了救济措施,鼓励其他国家尽快采取行动,包括直接经济援助,政府或中央银行提供的贷款、贷款保证和企业债券市场支持,税收减免等。

对于未来,朱尼亚克认为,旅客也需要恢复信心,旅客只有在感到安全、确信不会受到疾病或检疫限制干扰并对经济形势充满信心的时候才会重新返回旅行,不能低估未来的挑战。


说点什么... 共有条评论

热评 更多>>
  • 小米的未来十年,兴衰皆是供应链?

  • 美团、海底捞、美菜的2B战争,破局之道是什么?

  • 中国自有品牌到底该怎么做?

  • 拼多多驶入社区团购赛道,或将面临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