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贤合庄“塌顶”、陈赫道歉 明星为何纷纷扎堆餐饮业?

2021-04-13 09:50:08界面新闻 ·

商业新资讯 就在灵兽网 www.lingshouke.cn

陈赫和他的贤合庄,是明星餐饮界的“明星”,而这也让贤合庄“塌顶”事件后的舆论征伐来得更凶猛。

  前日,#陈赫道歉#、#陈赫火锅店#先后登上微博热搜榜TOP5,累计阅读量近10亿,而上一次他高位登上微博热搜榜,还是因为春节档的票房黑马《你好,李焕英》,彼时话题阅读量刚刚破2亿。两相对比,更能看出这一事件的关注度之高。

  4月7日,《1818黄金眼》报道称,3月11日一对夫妻在贤合庄卤味火锅杭州万达店用餐时,因为天花板突然掉落导致二人分别出现烫伤、骨折等情况,在这之后因为受伤顾客索赔8万、店家提出给到4万赔偿,双方在赔偿金额上难以达成一致,从而诉诸媒体。

  4月11日,也就是事发整整一个月后,贤合庄发表致歉声明表示已与受伤顾客达成和解,并将在全国门店开展安全隐患全面排查,同日,“明星合伙人”陈赫也转发表态“安全问题绝不姑息”。不过该事件仍以“陈赫火锅店”的形式被传播和关注,抖音上“贤合庄”的话题播放量达到11亿,仍在快速上涨。

  这场安全事故与索赔问题之所以会在网络上快速发酵,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其“明星餐饮”的特殊属性。

  明星跨界做餐饮,并不是市场的新鲜命题。通过将明星效应嫁接到餐饮上,让自带明星基因的网红餐饮业去吸引更多的粉丝和网友去打卡,这本无可厚非,只是相比财富神话,明星餐饮更频繁的与“价格高”“食材不新鲜”“经营不善”等负面舆论相绑定,此次安全问题也成为明星餐饮的新雷点。

  或许是时候去审视这个明星“人均入局”的跨界模式了。在陈赫贤合庄“爆雷”事件背后,频频爆雷的明星餐饮,还是一门好生意吗,为何仍有人在拼命跻身其中?明星合伙人是被举起的“吉祥物”还是真正的参与者,在引流与被反噬间又该如何“安全”呢?

  陈赫李晨加持、加盟费或超3亿,贤合庄“跑进”生意场?

  陈赫是贤合庄高举起来的一个闪亮的招牌,但他并不是这个明星餐饮链条里唯一一个明星。李晨、叶一茜、朱桢,同样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除此之外何炅、周笔畅、鹿晗、黄渤、高圆圆、孙艺洲、沙溢等明星也曾现身分店开业典礼或以视频形式为亮相。朱桢也在昨晚转发陈赫微博再次致歉。

  陈赫与贤合庄的“故事”无疑是一场蜜恋。在品牌官网里,他是独立于李晨、朱桢之外的“强势领衔”者,而在既往的岁月里,陈赫也从来不吝啬为贤合庄“站台”,店庆、开业、VCR。这种紧密联系也包括了在贤合庄的官微上,陈赫被称之为“老板”,会为他的《哈哈哈哈哈》《瞄准》宣传等。

  根据官微声明的“成都市贤合庄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追踪,便会发现这种高度联结,在资本端展现得更为直观。上述公司股东分别为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1%)和福建省贤合庄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9%),陈赫在持股后者99%的福建贤合庄品牌管理合作企业中占股38.55073%,朱桢占比22.02899%。

  和陈赫、朱桢不同,李晨、叶一茜的存在感似乎不强,但也被官微认领“明星合伙人”。李晨被列入官网与前两者并立,也曾为新店站台,主要集中于去年七八月份;叶一茜是2015年品牌成立之初与前两者并立的创始人,也是官微口中的美女老板,去年及之前也曾活跃在品牌活动中,不过二人均未在此次事件中发声。

(2020年8月1周年店庆图)(2020年8月1周年店庆图)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当下我们所熟知的贤合庄,其实早在2019年就完成了一次“权力转移”。如今的成都贤合庄成立于2019年6月,同时据媒体报道“2019年8月前后,陈赫在福建的门店几乎全部闭店,后转由至膳集团接手并运营”,也就是说陈赫、朱桢、叶一茜等人之于贤合庄的意义也发生了实际上的变化。

  也是以此为节点,“新”贤合庄的发展进入了跑步时期。2020年8月,北京5店齐开,贤合庄以“1周年庆”宣布全国达到超500+分店,很显然与之前纯粹的明星餐饮做了切割。而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这一数据在当下已然突破800家,换言之8个月的时间,已然新增了300家门店。

  这样的发展速度和庞大的“餐饮体”当然是值得业内震惊的。一组对比数据是,根据海底捞2020年财报,其去年一年新增门店数为544家,全球门店数量达到1298家。而在贤合庄的高速发展里,还有每日经济新闻核算的一组数据:按照每家近40万的加盟费计算,就将拿下高达3.2亿的加盟费。

  当下的贤合庄,已然成长为一个庞大的“餐饮品牌”,而明星背书,更是其吸引大众走进店里的重要因素,翻看大众点评贤合庄的门店评价里,“打卡陈赫曾小贤的贤合庄”、“终于和朋友一起打卡了最近比较火爆的明星火锅店”等“打卡”意味浓烈的评价尤为常见。

  “明星餐饮+专业运营”的2.0时代,品牌、明星、吃客如何“安全”?

  回归最初的概念:明星餐饮。据第三方数据机构睿意德统计,明星们的副业做餐饮美食的高达60%,与此同时有媒体统计截止今年1月共有46名明星投身餐饮业。今年3月,沙溢的辣叁成烧菜火锅开业,吸引了大量圈内好友助阵。有人在退出、有人在进入,明星餐饮这门生意到底好做吗?

  “拔出萝卜带出泥”,除去大量“积极解决”的声音,陈赫的致歉微博正在成为贤合庄的全新讨伐场。“你家火锅真的又贵量也少,感觉钱都是花在宣传上了吧”,单条评论点赞量9.1万,除此之外“服务员把红油往手机上倒,溅到腿上和包上”等声音同样存在。

  事实上,近年来与贤合庄的疯狂扩张相对应的,是顾客对品牌的评价始终不尽如人意,“服务态度差”、“菜量少”、“价格高”等频繁成为关键词。不过大众点评上搜索该品牌(北京区),人均消费大致维持在130元左右,相比海底捞的人均140元略低一些。

  值得注意的是,贤合庄所面临的问题并非孤例,更多是常态。“贵”是明星餐饮最普遍的槽点。根据“时光电影工厂”统计,刘嘉玲小S的泰式火锅店人均消费飙升到410元,成龙和谢霆锋的港式餐厅人均消费都达到了800多元,徐峥的日料店更是被誉为价格“天花板”,当然这些主要是以“高端餐厅”为定位。

  2020年是明星餐饮大年,尤以火锅、烧烤为主,他们价格更“亲民”,也更容易成为网友打卡的网红餐厅。郑恺的火锅店火凤祥开业,人均消费200元,不过在大众点评榜单上北京总店强势跻身朝阳区火锅榜TOP1,全城TOP2。黄晓明的烧江南烤肉(成都太古里店)人均116元,同样跻身成都烤肉热门榜TOP1。

  餐饮仍然是一个“用嘴投票”的行业,而明星引流效应同样显著。不过明星餐饮频在基本红线上踩雷,比如薛之谦的“上上谦”火锅餐具中被检出大肠菌群,贤合庄也被报道称“臭牛肉直接售卖”,包贝尔的辣庄火锅店则是以牛血冒充鸭血,也都在透支市场的信任度。

  最残酷的一面,是明星餐饮的难以长久。早期明星餐饮代表,任泉、李冰冰和黄晓明等六位明星合开的热辣壹号,在去年9月全部关门;郭德纲的“郭家菜”、赵薇的“乐福餐厅”等也都先后倒闭。除此之外,孙艺洲的灶门坎卤味烧烤在其他城市仍是打卡胜地,不过北京两家店皆显示“歇业关闭”,2月份也被爆出拖欠货款。

  不过相比入局者的摸索,当下的明星餐饮已然进入到“明星餐饮品牌+专业运营机构”阶段,以贤合庄背后的至膳品牌为例,其同时还拢聚了黄晓明的烧江南、孙艺洲的灶门坎、尹正的黄鱼先生等,加盟店也成为这一时期的典型特色。有媒体报道郑恺火凤祥的加盟费为28万元,如今已有500多家门店。

  不妨将其称之为明星餐饮的2.0时代,以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品牌发展更加稳定快速,而加盟店的高速发展下可观的加盟费也让流量变现加速,不过同样需要警惕的是,开放的商业环境也将明星个人信誉放在了一个极其危险的环境里,拿着钱即可入局的加盟商是否会急于变现、回本而触碰餐饮业的红线呢?

  而对于明星来讲,无论是价格、产品、运营,任何一个环节都会成为诱因,让被视为“吉祥物”的明星遭遇舆论的加倍追问。陈赫、朱桢的先后表态,“绝不姑息”,显然未能降下网友的怒火,郑恺也曾用“绝不姑息”来回应;更早之前包贝尔也曾表示“参与投资,确实在日常管理中参与较少”,而总部也在之后暂停加盟业务。

  归根结底,明星餐饮是一次将明星流量与其他产业的嫁接变现,只是无论是明星还是运营者,都需要谨记这四个字的本质仍然在于“餐饮”:与其一味儿依赖明星引流,不如将心思用在品控上,毕竟这是一个用嘴投票的行业;而对于明星来讲,跨界餐饮比明星代言的绑定程度更高,也意味着品牌风险将加倍转移。

  最后回归到贤合庄“塌顶”事件上,诚如网友所言,倒不必因为是明星餐饮就过度升华或将问题过度放大,就按照正常事故处理就行了。以最平常心的心态对待明星餐饮,也是当下吃客和网友最需要的,无论是打卡的热情,还是事故后的情绪。明星餐饮这门生意,还需要所有人不断去磨合、去探索。


说点什么... 共有条评论

热评 更多>>
  • 美容仪乱象,制造商自述:市场逐年翻倍,三成产品是“玩具”

  • 被出租的子宫

  • 2021年,生意会比2020年更好做吗?

  • 4巨头遭反垄断调查:美国平台巨头被拆分的可能性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