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兽原创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2020-09-08 10:10:14本站原创 · lingshouke

灵兽按

与百货业、零售商“自救”方式一致,为了尽快度过疫情危机,很多餐饮企业转战线上外卖业务,希望能够抵御行业寒冬。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作者/十里 ID/lingshouke

▲这是灵兽第866篇原创文章

零售业之后,全球餐饮业同样陷入“关店潮”。

8月开始,COSTA陆续撤离了在青岛的全部门店,有些原本COSTA在装修的门店,也已更换别的品牌,而在大众点评搜索青岛的COSTA门店,已经找不到任何信息。

此外,北京地区的COSTA门店也关闭不少,石景山万达店、方庄时代广场店都已显示“暂停营业”。

疫情之下,咖啡行业整体步入寒冬。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星巴克更早的意识到危机,在今年6月的股东信中就曾宣布,未来18个月内永久关闭美洲的约400家经营门店,并将本财年计划开设的新店数量削减一半,至300家左右。 

咖啡行业之外,全球连锁餐饮企业都相继宣布了裁员、关店,亦或是破产。

美国300家必胜客计划永久关闭,吉野家将关闭国内外150家门店,麦当劳将在今年关闭约200家美国门店,汉堡王永久关闭5%至10%的门店。

还有英国老牌披萨连锁餐厅Pizza Express,因为永久关闭73家店铺,成为在疫情期间关店、裁员的知名餐饮连锁品牌之一,这也直接影响到1100多个工作岗位。 

而这些数字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全球餐饮业的关店潮和失业潮,恐怕才刚刚开。

1

造成必胜客数百家门店关停的直接原因,还是疫情所致。

疫情之下,连锁门店的高昂成本,在进一步拖垮美国必胜客的母公司百胜集团最大的经销商NPC国际。

今年7月,NPC国际申请破产前已经负债近10亿美元,主要是,疫情下门店的防疫费用高昂,每月要花费公司75万美元。据悉,目前在美国的必胜客门店共有1227家,关闭300家门店之后,剩余的927家门店也将会被出售。 

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已有越来越多的全球知名餐饮企业遭受重创。 

资料显示,到今年年底预计将损失2400亿美元,而截至7月10日,已经有26160家餐厅停业了,其中有大约60%的餐厅是永久性倒闭。

美国餐饮业迎来了破产潮,加州餐饮业协会发表的数据显示,疫情以前,大约140万人从事这一行业,过去4个月大约100万人停职或遭解雇。

无论是正面还是侧面,都在证明美国餐饮企业关店的速度在加快。

7月29日,麦当劳宣布,将关闭200家美国的分店,还要出售部分日本业务的股权。 

根据麦当劳7月29日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麦当劳目前经营13835家餐厅,第二季度营收为37.615亿美元,同比下降30%;净利润4.838亿美元,同比下降68%。据彭博社追踪数据显示,为2005年以来最差业绩。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而在同一天,吉野家也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150家门店,其中日本国内将关闭100家,海外关闭50家。 

据吉野家7月28日公布的最新的财报显示,由于疫情紧急状态下日本国内上千家门店停业或缩短营业时间影响来客数,今年一季度营收仅396亿日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4.8%,净亏损高达40亿日元。

估计到明年2月底的这一年,恐怕会亏损9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亿元)。因此,吉野家决定关闭全球150家门店,同时,开新门店的机会也会暂停。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重启经济已经过去了2个月时间,但经济形势和疫情防控均未见明显好转。

很多破产企业在疫情发生前由于经营不善已经面临资金链紧张、销售额大幅下滑的情况,这次疫情只是加速了其破产的进程。 

疫情仍在持续影响全球餐饮行业。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8月3日,日本已有406家公司因新冠疫情倒闭。在倒闭公司排名前三的行业中,以居酒屋和餐馆为代表的餐饮业最多,高达56家。

而根据一项对日本100家主要上市餐饮企业的调查,截至7月29日,这些上市餐企受疫情影响计划永久关闭的门店数量已超过1000家。相当于2019年底门店数量(约6万)的2%。新开门店数量只有大约600家,关店数量远超过了开店数量。 

2

据百胜中国发布的二季度业绩报告来看,今年第二季度,百胜中国总收入19亿美元,同比下降11%,其中肯德基的销售额下降6%,必胜客的销售额下降12%。报告期内,公司的营业利润从2.04亿美元下降至1.28亿美元,同比下降38%;净利润1.32亿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为1.78亿美元,同比下降26%。 

今年上半年,百胜中国营业总收入为258.83亿元,同比下降17.43%;净利润为13.73亿元,同比下降超51.5%。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从财报来看,受疫情影响严重的百胜中国业绩相对上个季度有明显的好转,但仍然处在恢复期。

其实,即使没有这次疫情,必胜客也早已处于悬崖边上了。

早在2012年,必胜客度过的第54个年头,其在美的销售额开始下滑,此后连续7个季度下滑。 

必胜客的危机是全球性的。 

2012年,基金公司Rutland Partners拿下了330家英国必胜客门店的特许经营权,当时必胜客营收基本都处于负增长状态,而这家公司主要投资餐饮、服装和家电等消费领域,以挽救各种走下坡路的公司出名。 

但却没有改变必胜客的“命运”,必胜客的业绩依旧一片惨状,最终在2017年将特许经营权转卖。

其实,必胜客在美国早无存在感,无论是市区还是周边城市,基本都看不到必胜客的身影,与其说抵不住竞争对手棒约翰和达美乐的压力,倒不如是必胜客早已跟不上时代。

在棒约翰主打高品质食材,抢占的是高端市场,而达美乐以性价比为特点,还大力发展线上订餐,必胜客则步履维艰。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时至今日,必胜客已经丧失自己的行业地位,疫情也只是导火索,加快了必胜客的灭亡时间。

再反观国内,在第一季度中,必胜客还在中国开了2家门店,为何在国内与国际市场的境遇不同呢?原因是,美国的门店比国内的利润低。甚至还有网友调侃,中国的必胜客肯定不会倒闭,料少、价格高,还有很多消费者去吃,怎能倒闭?

但在中国市场上,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必胜客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了。

在疫情之前,必胜客的堂食业务已经有所下滑。在破产申请文件中,NPC国际指出必胜客品牌“菜单创新下降,缺乏清晰的长远策略,品牌辨识度随之进一步下降”。

3

新冠疫情给全球的餐饮行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不少餐厅被迫永久停业,申请破产,但并不一定意味着公司的倒闭。

许多公司会利用破产程序来摆脱债务,关闭不盈利的业务,从而更专注于盈利策略。

与此同时,与百货业、零售商“自救”方式一致,为了尽快度过疫情危机,很多餐饮企业转战线上外卖业务,以此来应对危机,希望能够抵御行业寒冬。 

海底捞、呷哺呷哺等都在疫情期间发力外卖渠道,售卖多样化的外卖套餐及菜品原材料。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姜俊贤此前表示,积极开展线上外卖,使疫情期间的外卖比重达到了餐饮收入的60%以上,大大高于疫情前10%-15%的比例。

而必胜客在4月和5月之间是少有的销售增长的餐饮企业之一,这就是归功于较高的网络及外卖销售。 

近两年,必胜客都在积极扭转消费者“店内就餐”的习惯,并寻求吸引人们对其送货和外卖服务的更多关注。 

而疫情也推动了这一变化,数据显示,必胜客在5月份实现了过去8年来外卖和自取的平均最高周销售额。

从某种角度来说,疫情确实刺激了美国的外卖业务。 

还有一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美国外卖市场的总规模同比去年翻了一倍,预计年底将超过265亿美元;外卖用户数也将突破1亿大关,成为继中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外卖市场。 

“关店潮”又起:全球“餐饮”渡劫


此前,百胜集团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布斯曾公开表示,必胜客的外卖业务一直是“高利润业务”,同时称,自疫情暴发以来,线上销售一直是提高营业额的重要因素,今年第二季度,必胜客的外卖业务带来了21%的同店销售额增长。 

尽管如此,仍有分析指出,必胜客因线上和外卖销量大增,但这仍无法挽回必胜客近年来在美国的销量颓势。 

8月27日,据自媒体IPO早知道援引消息,百胜中国最快于今明两天通过港交所的聆讯,并预计数天内正式在港交所官网披露通过聆讯后的招股说明书。一旦顺利通过聆讯,下周即开始招股,9月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百胜选择在此番挂牌,似乎意味深长。 

疫情让很多全球的餐企苦于成本、租金、员工工资等营运压力,无奈之下唯有选择战略收缩,甚至是关店止损,申请破产来断尾求生,希望短暂性过渡后,能激发更多的力量。 

正如快餐业巨头麦当劳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肯普钦斯基在一份声明中所述,对于餐饮业来说,更多的挑战还在后面。(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说点什么... 共有条评论

热评 更多>>
  • 中国自有品牌到底该怎么做?

  • 拼多多驶入社区团购赛道,或将面临一场“恶战”?

  • 仓库开到家门口 京东即时配送仍存三疑问

  • 融资4.95亿美元,拿到钱的每日优鲜真有那么乐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