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港后遗症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地球港后遗症

距“被离职”到现在,已经200多天了,小李(化名)仍没有要回被拖欠的工资。

作为“地球港”六里桥门店的运营骨干,小李(化名)是被物业方“请出”办公室的。   

因为彼时,地球港六里桥门店的运营方没有缴纳租金。随小李(化名)一起被“请出”办公室的还有她的数十位同事。

“因为一直没发工资,大家都在上班,谁走啊?”据小李(化名)透露,地球港当时拖欠房租160多万元。

地球港后遗症

在2018年8月,小李(化名)的工资发放就出现了延迟,而且也只发了一部分。 

地球港后遗症

恰恰从2018年8月开始,陆续曝出复华旗下多家子公司出现欠薪、裁员、关店等问题。

根据天眼查的资料显示,“地球港”品牌隶属于北京地球港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地球港商业”),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23日,其控股股东为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复华商业”),持股50.11%。

地球港商业投资控股了11家子公司,包括南京地球港、山东地球港(子公司为青岛地球港)、合肥地球港、长沙地球港、武汉地球港、天津地球港、成都地球港、重庆地球港、大连地球港、北京京丰地球港(子公司为北京地球港)及北京真本源商贸有限公司

地球港后遗症

但从2018年1月20日地球港首店北京六里桥店开业至2018年11月地球港5家店(北京2家、青岛2家、大连1家)停业,地球港的所有门店仅存活了11个多月。

虽然地球港门店已经关店,但很多后续问题并没有解决,包括员工的欠薪以及被拖欠的供应商货款等。

-1-

2018年1月20日,地球港首店在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正式亮相。

首店经营面积3000余平米。用悬挂链系统连接前场和后仓。前场2000多平米,后仓面积近600平米。门店商品5500种SKU。其中,主打高频、低价、优质的生鲜商品(包括餐饮)有2000SKU,占比近40%。

地球港后遗症

“六里桥门店最好的一天能卖60万,日常销售一天也10几万,周六日能达到20万-30万。”小李(化名)透露,“购物卡最好的一个月也卖了55万。” 

小李(化名)认为,如果不是集团总部把钱抽走,至少六里桥店能够正常运营。“关键是钱都到了集团,就跟貔貅似的,只进钱,不往外吐。”

地球港后遗症

实际上,地球港的财务并不独立。“财务统一由集团管理,工资也由集团发放,但从8月份开始就连工资都不给拨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灵兽》。

2018年8月,地球港宣布完成pre-A轮融资,融后估值达到10亿元。

但该知情人士透露,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地球港融资4000万元,他们也不清楚到底融资额是多少,新龙脉资本的投资资金是否打入了地球港的账户,这些钱最终流向了哪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地球港的团队从来没有财务权。所有的费用都要报复华集团批准。”

地球港后遗症

小李(化名)一直认为,地球港六里桥门店关店,不是经营不善,与经营没有什么关系,“是P2P海象那个项目暴雷了,资金链才断的。”

据小李(化名)透露,很多供应商的货款一次都没有结过。

一家煎饼供应商被拖欠了90多万元货款。“都半年了,一次钱都没给结过,最后煎饼供应商没办法,只能撤摊儿了。”小李(化名)说。

“因为不结账,很多联营厂商就撤了,供应商也不送货了,卖场的货架空了。销售也从一天10几万,变成了一天一两万。”小李(化名)无奈表示。

由于一直欠薪,2018年11月9日,地球港员工找到复华集团总部讨薪。

“当天由集团财务高管出具拖欠工资发放日的说明,当时属地派出所,劳动监察均在现场。”地球港一位员工称。

地球港后遗症

《灵兽》所获得的盖有复华控股有限公司章的“工资付款进度说明”共计有3条:

1、11月16日结Q2绩效及9月份津贴贴票报销;

2、11月23日结10月员工100%工资、管理层50%工资;

3、12月28日结10月管理层剩余50%、所有员工津贴贴票报销及Q3绩效、11月剩余员工工资。

但上述地球港员工透露,最后复华只完成了前两条。

地球港后遗症


-2-

但让小李(化名)没想到的是,在欠薪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公司就已经给员工社保办理了减员。  

小李(化名)表示,“2018年11月15日,在员工工作的情况下,管理层通知已于昨日全员减社保。”

地球港后遗症

11月21日,地球港又通知员工来办离职,并给出了办理离职的时间。

一部分地球港员工签署了“自愿离职协议”,但也有像小李(化名)这样并未签署自愿离职协议,而主张维护自己权益的地球港员工。

小李(化名)透露,此前申请了劳动仲裁,公司也同意于2019年3月29日结清所有欠薪,但实际上截至目前并未解决。

地球港后遗症

小李(化名)也只能申请强制执行,但小李(化名)并不认为强制执行会有好的结果。“因为地球港名下什么资产都没有,地球港六里桥门店也已经被超市发接手了。”

实际上,地球港不但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的货款也被拖欠。

地球港后遗症

北京光辉宏达厨房设备有限公司主要为地球港5家门店提供水吧设备,被拖欠货款达10.23万元。

北京珠江白云酒店设备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刘启强对《灵兽》表示,“地球港欠我200多万,复华总计欠我700多万,公司都被他们拖垮了。”

《灵兽》收到的有关北京珠江白云酒店设备有限公司与复华旗下相关公司的合同、验收单、补充协议等资料显示,合作主要涉及地球港、复华文商及新锐餐饮。

地球港后遗症

地球港后遗症

北京珠江白云酒店设备有限公司主要提供厨房设备及相关服务,其合作项目包括地球港大连印象城店、地球港酒仙桥店、地球港六里桥店及青岛远雄店和悦荟店;与复华文商的合作项目则包括丽江酒吧、丽江民宿客栈、青岛红人馆及青岛自然之城;与新锐餐饮合作的项目主要为丽江中央厨房。

地球港后遗症

刘启强也表示,向复华多次讨要被拖欠的货款均为解决。“法院起诉了,可是法院传票都没人接。”

被拖欠货款的还有北京金成亚信商贸有限公司。

北京金成亚信商贸有限公司主要给地球港及全时生活提供物流运输服务,被拖欠的2018年5月-11月的运费,总计36.19万元。

地球港后遗症

2019年5月9日,北京金成亚信商贸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冯颖华与其他一些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总计60余人去位于北京双桥的复华集团讨要欠款。

“被拖欠最多的达1300多万元。去了这么多人,但复华只是出来了一个人接待登记,把过去的欠款再登记一遍。”冯颖华对《灵兽》表示,“增值税发票我们都给寄过去了,现在连税费我们都要交,但一直没收到欠款。”

但除此之外,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3-

全时、复华文商、新锐餐饮都隶属复华控股旗下,只不过分属于不同的子公司。

复华控股旗下可以分为:

复华商业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控股、参股了17家子公司);

复华文商(复华文商产业有限公司,对外投资、控股、参股了25家子公司);

复华文旅(北京复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对外投资、控股、参股了28家子公司);

复华投资(复华投资有限公司,对外投资、控股、参股了5家子公司);

复华资产管理(北京复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投资、控股、参股了17家子公司);

北京复华大通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北京恒银博众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长春复华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无论是地球港,还是全时,以及餐饮等都隶属于复华的商业板块儿。

“复华商业”则投资控股了17家子公司:

包括北京地球港卓越商业(对外投资控股11家子公司)、北京爱炉餐饮(对外投资控股14家子公司)、布鲁诺餐饮(投资控股5家子公司)、丽江复华餐饮北京全时联盟便利店控股参股14家子公司)、北京复华健康管理北京复安通电子商务北京复能文化北京复华博泰服装北京拾光谷科技文化等。

复华控股持有复华商业70%股份,复华商业则持有北京地球港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70%股份

复华商业的另一股东为,北京恒银金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0%。北京恒银金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则为张勇和李宝芹,各持股50%。

  “复华控股”大股东为王新,持股90%,另一股东为王龙堂,持股10%。

可以说,王新掌控着整个复华体系。

地球港后遗症


-4-

实际上,被欠薪的不只是复华的商业板块儿,还包括文旅和文商等。

地球港后遗症

李陈(化名)为复华文旅板块儿的一位中层骨干,复华文旅总计欠李陈(化名)工资、绩效工资及补贴34万多元。

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调解书显示:

经本委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北京复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被调解书生效之日至2019年2月28日前支付李陈(化名)人民币340324.98元,分三笔支付,第一笔于2018年12月31日前支付人民币113441.66元,第二笔于2019年1月31日前支付人民币113441.66元,第三笔于2019年2月28日前支付人民币113441.66元;

二、李陈(化名)自愿放弃其他仲裁请求;

三、劳动关系于2018年12月31日解除,双方不再就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任何事宜向对方主张权利和履行义务。

地球港后遗症

地球港后遗症

本调解书自送达之日起具有法律效力。

李陈(化名)告诉《灵兽》,截至目前,复华文旅并没有支付所欠工资。

李陈(化名)已经和其他复华文旅、复华文商的同事,一起聘请律师维护自己的权益。

李陈(化名)所统计的一起维权的欠薪总额已达450多万元。

复华文商的叶军(化名)被欠薪10多万元。根据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调解书,复华文商应在2019年1月31日前分三笔支付总计106578元,但复华文商并未支付欠薪。

值得一提的是复华标准设计院,隶属于复华文旅。

地球港后遗症

一位设计院的张姓(化名)员工表示,2018年6月,复华文旅强制剥离设计院,废除了原有的合同,而与北京金裕通惠咨询有限公司签订劳务合同,金裕通惠为复华文旅子公司。    

地球港后遗症

该张姓(化名)员工表示,设计院从最开始接近300人,剥离后只有40余人。后来,又要强制清退,只剩20多人。

员工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与原来公司解除合同,和新公司重新签订合同,要么辞职。

地球港后遗症

张姓(化名)员工表示,后来很多员工进行劳动仲裁的对象也只能是金裕通惠。“金裕惠还通过各种方法让员工签订承诺书,承诺主动放弃公司为本人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权利而产生的一切后果均由本人承担,与公司无关。” 

同时,金裕通惠还发布长期无薪休假通知,让员工签订。

张姓(化名)员工只能在去年11月离职。

无论是张姓(化名)员工还是小李(化名)都是复华旗下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现在,小李(化名)已经找到新的工作了,但她仍坚持维护自己的权益,一直到强制执行完毕。

吊诡的是,在2018年10月12日、10月31日、11月15日,也就是复华系被曝出大规模欠薪后的几个月,复华文商、复华文旅和复华商业的法人均变更为朱建军。

颇有些耐人寻味。(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作者:lingshouke 编辑:lingshouke)


上一篇: 线上线下多场景互通 步步高解锁端午新玩法

下一篇: 没有了


新文章

门文章

欢迎扫码关注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