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斑菜马”,还会“全家爱吃”?

时间:2019年09月0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一年半的时间,果多美原创始人才金涛,在尝试全家爱吃、食益家品牌后,又创立了新的品牌斑菜马——一家社区便民果蔬店。

7月15日,食益家公众号正式更名斑菜马;8月16日,斑菜马正式迎客。

变身“斑菜马”,还会“全家爱吃”?

如果算上这次,这已经是才金涛第三次探索生鲜新业态。

从最初的全家爱吃会员店,到后来的食益家,再到现在的斑菜马。

不论是不断摸索稍显不自信的才金涛,还是已经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生鲜赛道,

都还没有完成充分的试错与竞争。

而这个叫斑菜马的社区便民果蔬店,才刚刚起步。

1

经过半年多的装修调整,第一家全家爱吃会员店的旗舰店——香园路店,揭开了面纱。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门牌上首次出现了斑菜马的标志。

企查查信息显示,斑菜马的商标属于北京簋谷科技有限公司,而簋谷科技的法人正是才金涛。商标申请日期为2019年5月14日。

不同于全家爱吃的线上下单,线下取货或门店配送,斑菜马可以现场购买;相同的一点是,都需要是会员才可以购买(全家爱吃门店成为会员可以享受会员价,非会员购买则是原价),只不过一个需要交纳会费,斑菜马则是需要充值成为会员,100元起。

再来看门店。门店面积约300平方米,开阔门头+长长的新鲜堆头直接冲击消费者,“让大众吃上好菜”、“五星品质、三星价格”的标语提醒着价廉物优,不让挑选降低损耗、鲜活的水产+现做的熟食吸引着顾客的味蕾……

是不是有点眼熟。

没错,看起来很像生鲜加强版的果多美。

而这恰恰是才金涛擅长的打法。

被果多美教育过的北京消费者对于这样卖水果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那么放到蔬菜鱼肉上是不是同样适用呢?在斑菜马,所有的绿叶菜基本都放在靠墙的架子上,架子上还有不停喷水雾的管道,以保持蔬菜的新鲜。根茎菜则放在隔开消费者与员工之间的玻璃柜子里。

这样,消费者只能看见,却摸不到,更无法挑选,最大限度地减少损耗。

从灵兽君在门店看到的情况来看,似乎对销售并没有什么影响。

非周末的下午五点左右,门店已经开始陆续上客,买桃的大妈顺便带走了一袋花生,来买海鲜的中年男子又顺便买了一把番薯叶,还有只带走部分熟食的大爷表示菜很便宜,下次会再来……

2

王衍,北京麦果果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他在2019年5月24日成立了斑菜马(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据接近全家爱吃的相关人士吴志(化名)透露,“王衍是才总的朋友,他在798的那家麦果果就是才总给指导调整的,销售额好像翻了一倍。”

有意思的是,位于798的那家麦果果与斑菜马不论是在布局,还是在模式上都非常相似。另外,在部分卖菜的果多美门店,也是采取同样的贩售模式。

可见,才金涛并不打无准备之仗。

吴志表示,斑菜马开业以来,销售还不错,平时约3~4万元/天,周末可以超过5万元。

对于这样一个果蔬便民店而言,这个销售数字看起来还不错。

我们来算一笔账好了。

假设斑菜马日销售额为4万元,一个月销售额为120万元。按照毛利率20%计算,一个月近利润约为24万元。

当时全家爱吃香园路店的房租约为6元/㎡·天左右,一个月房租成本为54000元。斑菜马门店约有13个员工,每个员工假设工资成本为6000元,一个月人工成本为78000元。租金+人工成本就已经13.2万。

可惜,“近乎一半以上的商品都是负毛利。打不平成本啊!”吴志直言。

以毛利换客流是零售行业的常见做法。除了客流,实打实的现金流或许是另一个重要原因。

吴志对《灵兽》表示,全家爱吃香园路店的日销售额从最初的5万元掉到后来的3万,其实内部也挺受打击的。

作为主导人的才金涛在全家爱吃模式测试的过程中,又将香园路店的一大半面积进行关闭装修,将原有的商品展示区变成社区厨房,仅留下仓库和取货处。

但是大半年过去了,社区厨房没有建成,反而开出了斑菜马。

“一直没开就是因为他(才金涛)没有想清楚。在选址困难的北京,这个地方正好给了斑菜马。”吴志说。

3

生鲜赛道“起飞”,总有人错失良机。

全家爱吃、食益家、斑菜马,不得不说,才金涛确实是一个擅于思考并愿意尝试新模式的生鲜大佬。

但是,“内心上的不自信和战略上的摇摆,让才金涛错失最佳的发展机遇。”业内人士这样评价说。

2018年3月,全家爱吃横空出世——选择以消费者对某一类需求为中心,竖向切入市场,而不是果多美式的从某一品类的商品横向切入市场。

会员制、预包装商品、商品不满意当场退换、小程序线上下单线下取货、到店打折、日日清货……这些在今天看来都依旧时髦的做法,毫无疑问让全家爱吃开业之后引发了一波讨论。

当时才一家店,全家爱吃就已经被估值超5亿元。“香园路店当时已经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甚至盈利。”吴志说。

可惜,直到2018年10月,第一家食益家菜市场在方庄开业,而全家爱吃才开出了两家店,第二家店是北京西红门兴海家园日苑店,该店已于7月31日关闭。且第二家全家爱吃已经非常像食益家。

一年不到,2019年8月,又开了第一家斑菜马,同时在今年7月,食益家首次关店,即北环家园店。

一年半时间尝试三种模式,不仅是对人力的挑战,更是对资金的挑战。

以北环家园店为例,据媒体报道,150平方米的门店年租金85万元,也就是15.5元/㎡·天。

除此之外,不论是全家爱吃还是食益家,都是出售预包装生鲜商品,这也就意味除了看得见的前台成本,还有看不见的后台成本,包括技术、物流中心、包装、配送、损耗、总部成本等。

据了解,才金涛在创办全家爱吃前期只拿了5000万元的投资。

这样来回“折腾”,原本非常看好全家爱吃的投资人似乎也丧失了耐心。吴志表示,它(全家爱吃)的投资方,后来又投资了另一家非常火的生鲜品牌,“感觉投资人都已经放弃了。”

今年3月,有媒体报道北京酉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该轮融资由钟鼎创投(领投)、晨光文具投资。

而北京酉福网络科技正是全家爱吃品牌的拥有者。

同月,谊品生鲜完成20亿元B轮增资,由腾讯、钟鼎、美团龙珠联合投资,老股东今日资本继续加码跟投。

彼时,对于投资谊品,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严力表示,生鲜是最后一个被新零售改造的大跑道,社区化、线上加线下、贴近客户,是真正的用户所需。“新的时代呼唤新的英雄,江总和谊品的团队,正是我们要找的英雄。钟鼎期待支持和见证谊品,让‘好生活不贵’唱响全国”。

目前,全家爱吃再没有新融资的消息传出来。

不过,吴志对于斑菜马还有另一个种猜测,“目前从斑菜马的商标与公司布局来看,才总下一步有可能想走生鲜OYO模式。”

OYO模式,最初诞生在酒店业。OYO酒店用创新的方式去改造这些单体酒店,凭借其“小而轻”的商业模式对下沉市场中大量的单体酒店进行了快速的改造。OYO推出了为业主提供营收保底的2.0模式,更加深度参与酒店的运营,从流量、硬件改造、价格、人才支持等环节赋能单体酒店,切实提升酒店质量和收益。

OYO从本质上来看,更像深度代运营模式,如果才金涛真的想借由斑菜马验证这个模式,也未尝不是一种创新。

凭借对生鲜运营以及供应链的把控实力,才金涛多年积累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同时,这样也能进一步降低成本。更重要的是,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目前还有着为数不少的夫妻小店,这样也能进一步解决网点的稀缺性。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要建立在盈利的基础上。

显然,斑菜马和才金涛都需要时间。(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作者:lingshouke 编辑:lingshouke)


上一篇: 世间再无乐蜂网

下一篇: 没有了


新文章

门文章

欢迎扫码关注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