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达便利任光临的取舍之道和拿来主义

时间:2019年08月1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技术和时机都不对”,随着安达便利走出呼和浩特,进入包头,完成区域的大跨度时,创始人任光临更多的是,后悔了。

进入便利店行业3年时间,安达便利的门店数已经突破180家,且全部为直营,分布在中国北部的边疆地区。

安达便利任光临的取舍之道和拿来主义

任光临身上外露着北方男人的爽朗和真诚,又“隐藏”着一份细腻、温和。创业第一年,在市场四面受敌的情况下,任光临采取粗暴式的发展战略,迅速将门店开到100家。

如今在便利店行业,任光临沉淀出自己的发展方向和轨迹。实现1.0细致打磨的阶段后,又逐渐向2.0发力,打透大西北的雄心仍在,只是为安达便利重新修建了另一条轨道,开放加盟实现“跑马圈地”。在新零售的风口之下,任光临想要在店内、外实现全渠道场景的闭环作为3.0阶段。

作为区域便利店的明星企业,在商品、体验和服务以及供应链的打造上,任光临都有着自己的智慧。反观安达便利的发展历程,或许是任光临对消费者敏锐的洞察力,才在拿来主义下一次次对取舍进行了精准判断。 

1

进入便利店

2015年6月,任光临正式创办安达便利。彼时,鄂尔多斯市拥有100多万人口,呼和浩特的便利店市场相对饱和,规模达到五六百家数量的品牌也不少。

想要摆脱“四面受敌”的最好办法,就是进入一个它们无法触达的“平行世界”。任光临认为,这个“平行世界”就是解决便利店缺胳膊少腿的事情。

像很多玩家进入时一样,第一年安达便利“跑马圈地”,迅速开出100家门店。在任光临看来,这100家店意味着品牌影响力的塑造。“只有在行业中有了规模效应,才会拥有相应的话语权和控制权”,而第一年无论从供应商还是消费者心智的占领上,形成规模化是重中之重。

然而,经历粗暴式发展,让任光临意识到便利店是需要细致打磨的行业,靠前端的粗暴开店并不能走向成功,于是安达便利放慢了脚步,第二年采取保守发展的战略,仅开出了20家门店,接下来的两年,也才开出50家门店。

关于扩张问题,任光临并不担心,他认为一个自学游泳的人,在泳池和小水池中发生意外的概率很小,如果被突然放到大江大河中,势必会“死的很惨”。

在安达便利的身上贴了很多标签,无论是“中国最像便利店的便利店”还是“单店能力最强的便利店”,任光临对这些评价都抱有理性、客观的态度去接受。

他潜心从商品、服务再到体验上研究出来差异化,去在特定的区域凸显品牌价值。

之所以选择便利店作为事业的开始,与任光临曾有过20多年,卖过五金、3C的零售经验有关。2014年,任光临组建团队凭借房地产的优势,将物业的网点作为选址开设线下店,以此想要拥有庞大的现金流体系。

然而,想象总是美好的。

在经历过无数次的试错之后,任光临发现物业的网点全部都是坑,这并不是消费者要的。因此毅然选择转型,谋求第二条出路,也就是安达便利店的前身“小区管家体验店”,以健康有机商品、进口食品为主,仅有300个SKU。

在O2O模式兴起时,任光临在思考该如何走到线上,每天带着团队做地推、拉流量,这样的模式在一二线城市正蒸蒸日上,成为后来独角兽们的关键一步,但在移动互联网相对闭塞的内蒙古,消费者还未对“放在家里的交易模式”进行买单。

无奈之下,任光临为了给团队能发得起工资,在完全不知道7-11和全家的情况,阴错阳差地进军便利店。

2

任光临得舍与得

纵观成功的企业史,无论是舍还是得,都充满了创始人的决断。

目前,安达便利180家直营店,遍布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三个城市。2019年,任光临做了第一次“割肉”计划,关掉了在创业路上作为广告使命、现金流为负的门店,《灵兽》了解到,这些占总门店数量的6%。

在关键时刻对安达便利及时作出的取舍,是任光临能够在左支右绌下冲出重围的关键因素。

也是创业的第一天,任光临在经营理念上的决绝,明确安达便利不可能把所有人的钱都赚了,所以选择“另辟蹊径”,抓住小镇青年的消费群体。

因预测到生鲜市场是一片红海,任光临率先进入在门店内提供蔬菜等食材的售卖。果不其然,开业当天的门店实现3万元的销售额,但当任光临前往店内发现生鲜收割的消费人群是当地的老年人,而非小镇青年时,为了与品牌定位相符,任光临毅然砍掉生鲜业务。

如今安达便利走过4年,不仅在呼和浩特便利店市场领跑,并且在无意中也屡获中老年客群的心,因为任光临懂得他们逐渐关注食品是否健康,是否是好产品。

但任光临却不认为最初的消费者是安达便利市场教育的结果,而是消费升级下正好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对商品、服务和体验在战术上作出选择,从而为迎合消费者做出的改变。

任光临在每一次临门一脚下的取舍之道,让安达便利在试错中成长,而能够走的如此平稳和惊喜,也来自于任光临的拿来主义。 

或许作为区域的便利店品牌,在没有更多技术和大数据的支撑下,从资源环境和成本的考量因素中,任光临一直在遵循拿来主义更现实,但也并不因此意味着安达便利对未来没有积淀和思考,“在发展到一定程度上,会依靠大数据进行精英指导,目前并不需要”任光临说。

同样在商品结构上依然遵循拿来主义,拍脑袋思维,从各个渠道看到网红产品就尝试在店内推出。目前,安达便利的汰换量在一个月150个SKU,汰换率达10%。

而鲜食作为便利店最赚钱的品类,任光临也选择砍掉。

这是基于任光临对当地消费者需求作出的判断,但鲜食品类的基础设施和技术门槛,任光临表示,连21天短保商品和7天保质期的面包都卖不了,更没有信心做24小时的鲜食。 

在舍去的同时,安达便利也做了加法,将褚橙和网易严选引入到安达便利中,这些商品都在不同程度为安达便利起到了引流的作用,构建了消费者的忠诚度。 

在任光临的商业思想中,消费者的需求是控制企业走势的最好参照系,所谓的价值,正是符合小镇青年的年轻消费思路进行选品。而在最大的取舍之间,令任光临欣慰的是,当时放弃与7-11的合作,“比起换牌,更想拥有自己的品牌”。

3

便利店依然是“风口”?

如果说任光临只是区域型便利店市场的“小巨头”,那么开放加盟业务更能彰显安达便利的野心。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便利店整体行业表现出了稳中向上的发展态势,市场规模超过2264亿元,增速达到19%;门店总数为12.2万家,同比增长14%。

事实上,在一二线城市从去年开始,多家便利店因受到资本P2P爆雷,引发的一系列便利店企业关店危机,例如:邻家、全时两家便利店。业内人士评论,未来在一二线城市的便利店将会面临新一轮的洗牌。

看到便利店冰火两重天的市场状况,任光临开始反思。

接下来,基于现金流的支撑,安达便利将开放加盟,占比达到20%左右,如果安达便利今年的开店目标是260家,那么加盟门店数将在50家。

当面对《灵兽》提出,企业达到怎样的程度可以开放加盟时,任光临回答,核心竞争壁垒的建立。当后端的配送物流系统,前台的一些管理系统,人才的培训体系,整体完善后,加上最重要的一点:前台的门店要赚钱,这些就是壁垒的核心。

同时,任光临认为,只有让加盟商赚到钱,才能实现忠诚度,在走过4年的过程中,才具备开放加盟的这一属性。

便利店本就是一个弯腰捡钢镚儿的行业,相比去建立自己的护城河,任光临把更多的经历放在对消费者忠诚度的打磨上,因为他相信,任何事情都无法成为零售业太大的壁垒,只是在某一个时间段的不断创新。

相比便利店的全国激进扩张策略,任光临现在面对安达便利进入三个城市都有些头疼,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会先打透一个区域。

如今任光临回头去看自己的便利店之路,并不认为自己的模式有多么超前,反而是那些伴随着他的偶然性的被动选择,推动任光临奋勇向前。(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作者:lingshouke 编辑:lingshouke)


上一篇: inWE因味茶“出海”

下一篇: 没有了


新文章

门文章

欢迎扫码关注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