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国企利润 3.38 万亿创新高,但经营效率是民企的一半

时间:2019年01月24日 信息来源:好奇心日报

商业新资讯 就在灵兽网 www.lingshouke.cn


1 月 22 日,中国财政部发布 2018 年国企经营情况,超过 16 万家企业共取得 58.75 万亿元营业收入和 3.387 万亿元利润总额。财政部资产管理司负责人表示国企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比上年同期均有所提升。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国企的确保住了总收入的双位数增长 —— 过去 12 个月,国企利润总额增长 12.9% 。但相比 2017 年 23.5% 的增速明显放缓,更是 2009 年以来最差表现。

另外,国资委在上周五(18 日)还单独通报了央企的经营状况,它们共获得营业收入 29.1 万亿元、净利润 1.2 万亿元。按照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的说法,央企收入和利润快速增长。

2018 年国企利润 3.38 万亿创新高,但经营效率是民企的一半

73% 央企利润来自四家公司

但是央企的利润结构并没有什么改变。只看去年前三季度,光是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以及中石化、中石油这六家央企,就取得约 8866 亿元净利润,已经相当于央企全年利润的 73%。如果统计截至年末,它们的利润占比只高不低,这意味着其它央企贡献的利润所剩无几。

评价国企经营表现时,财政部和国资委官员都提到了国企债务情况。财政部说国企偿债能力提升,国资委说央企“减负债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根据 iFind 汇编的数据,年销售额 2000 亿元以上的国有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从 2016 年 5 月开始缓慢走低,从当时 61.8% 下降到 2018 年年末的 59.1%。

民营企业负债上升,和国企趋势相反

但降低负债率的任务只在国企、部分上游原材料例如煤炭企业中完成了,民营企业的负债增长速度反而在增长。


而同行业的民营企业负债却从 2016 年开始大幅增加,并在 2018 年甚至突然飙升,资产负债率从 53% 增加到 56%。

2018 年国企利润 3.38 万亿创新高,但经营效率是民企的一半

降低负债率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银行收缩信贷。在资金趋紧的情况下,企业账期被迫拉长,交易风险大幅增加。

自 2016 年以来,国有企业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从 7 天下降到 0 天左右。

民营企业则从 1 天上升到 10.9 天。而在统计数据更全的工业企业领域,民营工业企业 2015 年要 28.9 天收回款项,2018 年年末要 39.3 天。

2018 年国企利润 3.38 万亿创新高,但经营效率是民企的一半

由于地方民企普遍存在连环担保债务的现象。因此一旦有企业付不出货款,很可能导致上下游连环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另外一组数据显示,2018 年 1-11 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利润总额同比减少 7582 亿元。在民企利润减少 6128 亿元的同时,国企利润总额增加了 2330 亿元 —— 抵消了一部分全行业减少的利润。

这形成了一个一方面处于上游的央企在 2018 年实现年利润 1.7 万亿的历史最高纪录,另一面是以中小企业为代表的中下游制造业普遍经营陷入困难。民营企业利润率在 2017 年 5 月被国企反超。

经营效益恶化反过来又会影响企业融资利率。根据光证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的测算,民营企业贷款利率要比央企和国企高 2.5%-3%。这意味着民企以后要还的钱更多了。

“所以民企是很艰难的,去杠杆把社融搞下来之后,民企受的压力格外得大。这跟我们之前说的对于非标融资的清查也是有关系的,把路径阻塞了,民企就没钱了。”徐高对《好奇心日报》说。

民营企业资产回报率依然在国企两倍以上

不过,即便在经营环境恶化的情况下,民营企业的经营效率还是高于国企。截至 2018 年 11 月末,民营工业企业每 100 元资产可以取得 138 元收入,国有企业只能取得 63 元收入。


2018 年国企利润 3.38 万亿创新高,但经营效率是民企的一半

监管部门 2018 年三季度以后实际上也注意到了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并在 9 月、10 月出台一系列帮助上市公司、民营企业融资解决债务、流动资金、股权质押困境的政策和专项资金扶持规定。

经过一番努力,2018 年 11 月全国经过非银行非政府渠道获得的新增融资金额为 1.52 万亿元,比前一个月的 7288 亿元有了明显回升,但同比仍然减少了 3948 亿元。

央行则在 2018 年年底出台了新的面向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需求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资金(即“TMLF”),各银行可以向央行申请报批,然后向企业发放贷款。

这种贷款的年利率是 3.15%,比另一个单独创设的信贷工具(MLF)还要低 0.15 个百分点。意思就是让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借到钱,然后维持运转,保住就业,从而保住社会消费能力,进一步促进企业经营状况改善。

但临急放贷,也容易出现救的企业不一定值得救的问题。例如,从事水资源治理业务的博天环境刚拿到江苏银行北京分行 1 亿元的纾困贷款,股东就发公告打算清仓减持。

企业经营困难,投资信心低迷,居民消费下滑的趋势,不是能一夜之间扭转的。

“信心很重要,信心像空气,”徐高说。“信心在的时候感觉不到存在,信心一旦没有了才发现它不可或缺。”


(作者:龚方毅 编辑:lingshouke)


上一篇: 马云达沃斯论坛讲话:企业家可以改变非洲,世界的犹疑是我的机会

下一篇: 马云:年轻人爱手机支付主要是因为穷


新文章

门文章

欢迎扫码关注灵兽